1. 首页>>EMC全站

疫情期间的生死

  疫情期间的生死11月5日晚上,得知妈妈病情告急,我泪如泉涌,彻夜未眠。我急忙通知在医院一线工作的媳妇,让她请假准备明天回家。

  由于事发突然,自己所在的小区虽然没有疫情,但是小区跟前的学校有疫情发生,所以按照区域划分也就把我们小区划分为高风险地区,这样的话我们回老家就是个大难题,在联系好多电线点才办完证明,驱车回到家里,然后又被社区工作人员给家门贴上封条。

  妈妈生病这一年当中,也是疫情泛滥最为严重的一年,每次病发,去省医院就是个大难题,每个地方只要有疫情了,要不疫情静默管理,要不封控不让进出,别的不说,我妈去世时是凌晨2点,头天晚上病情严重了,需要去医院就医,可打了一晚上社区疫情负责人的电话,也没打通,因为门被贴上封条,如果私自开拆后果就是受到法律制裁。最终,我妈妈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抢救治疗,病死在家中。

  在回老家的路上,老家的一个疫情社区负责人在微信里问我:要是到家了就给她说一声,然后会给家里贴上封条。随后我就说了一句:你们给贴上封条,就是不让我妈活了呗,万一我妈病情严重需要去医院,那咋办?社区负责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

  结果在我回家的第二天晚上,我妈病危,我急忙联系疫情社区负责人,我也忘记打了多少个电话,从晚上十一点联系社区负责人,一直到凌晨5点,5点整的时候才接通,那时我妈已经去世了3个小时。

  虽然联系上了社区书记,然而社区书记也得向上级领导反应,就这样一级一级的反应,也没有个结论。一直到早上7:36分的时候,最终才协商着给了个方案。这时我妈的尸体已经搁在床上五个多小时了,迟迟不能入殓。

  国务院多次强调,要合理地去管控封控,不能随意停课,在老、弱、残、大病需要及时就医用药方面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不能一刀切。然而就是有某些地方,变相地去管控,不管人的死活,领导无担当、不作为的表现比比皆是。

  中国的俗话“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再怎么样也得尊重死去的人,愿疫情早日过去,还人间一片净土。

本文采摘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wdjk.com/tuiguang/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