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EMC全站

多国异常增多的肝炎病例病因何在?专访欧洲疾控中心肝炎专家

  多国异常增多的肝炎病例病因何在?专访欧洲疾控中心肝炎专家根据欧洲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以下简称“欧洲疾控中心”)提供的数据,目前全球已报告近500例。然而,其致病原因仍未明确。

  欧洲疾控中心首席肝炎专家埃里卡·达菲尔(Erika Duffell)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不明病因肝炎构成需要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但现阶段担心它是否会引发另一场大流行还为时过早。截至目前,其病因与腺病毒感染、新冠有关等说法均为可能性假设,欧洲疾控中心正与多国实验室合作,致力于尽快找出确切病因。

  埃里卡·达菲尔:自4月初英国首次报告以来,欧洲疾控中心一直在监测不明病因儿童肝炎病例的情况。报告显示,英国此类肝炎重症病例异常增多,已排除甲型至戊型肝炎病毒感染,其病因仍无法明确。

  截至2022年5月12日,欧盟和欧洲经济区的14个国家报告了115例病例,英国报告了176例病例。在欧洲报告的病例中,有17名儿童需要肝移植。在欧洲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另有16个国家报告了约200例病例,目前全球累计出现近500例病例。

  欧洲疾控中心采用的不明病因肝炎病例定义是,从2021年10月1日起检测出肝酶水平升高、排除甲型至戊型肝炎病毒感染的16岁以下的病例。目前,报告的病例多为5岁以下儿童,大约15%的患者住进重症监护病房。

  根据欧洲疾控中心收集的检测信息,目前报告的病例当中,约有60%的人腺病毒检测呈阳性,近12%的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信息有限,我们尚未掌握所有病例的情况,而这个收集证据的过程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新京报:全球此前也有报告不明病因肝炎,为何此次报告的不明病因肝炎病例引发担忧?

  埃里卡·达菲尔:过去不明病因肝炎发生在儿童和成人身上,这次的不明病因肝炎主要影响非常年幼的儿童,并且病例数比通常预期的要多。我们一直与欧洲各国合作,以了解报告病例的国家所观察到的情况是否只是意外。

  新京报:欧洲多国不明病因肝炎和美国、以色列等国家的不明病因肝炎有联系吗?

  埃里卡·达菲尔:从流行病学的角度看,尚未找到不同国家病例之间的联系,迄今也未发现与不明病因病例相关的国际旅行史等。目前报告的病例中,仅3例与流行病学相关。在报告病例的国家中,大多数是散发病例,病例之间没有联系。

  欧洲疾控中心正与各国一起探索各国不明病因肝炎病例中可能存在的共同点,并尝试通过寻找共同点来了解病因。基于目前掌握的数据,我们发现一些不明病因肝炎病例的共性,由此将不同病例联系在一起,比如不明病因肝炎主要发生在幼童身上,这些幼童有相似的临床表现,在大多数病例中也检测到了腺病毒。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区域的病例数仍在增加。不过,目前全球报告的病例总数仍相当少,这仍然非常罕见。随着报告的病例数增多,我们可能会看到不同病例之间的联系。

  新京报:在报告的不明病因肝炎病例中,有些病例检测到腺病毒。腺病毒会是潜在病因吗?

  埃里卡·达菲尔:目前,我们仍在努力理解为何多数病例腺病毒检测呈阳性,而有些病例的腺病毒检测却呈阴性。

  多国正在推进病毒分型的工作,包括英国在内。英国发现,多数不明病因肝炎病例携带腺病毒,且腺病毒类型为F41型腺病毒。与此情况类似,美国也在报告的病例中发现F41型腺病毒。

  对于腺病毒感染或为病因的假设,有一定数量感染了F41型腺病毒的病例或许可以支持这一假设,但我依然要强调,这仅仅是一种假设,仍需综合所有流行病学实验室信息来看。

  新京报:英国卫生安全局4月25日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不明病因肝炎病例异常增加,有可能是防疫措施使儿童在新冠疫情期间暴露于病毒的机会减少进而更容易感染病毒,也有可能是腺病毒变异,欧洲疾控中心怎么看?

  埃里卡·达菲尔:这些说法目前都还是假设。英国提出这两种假设或意在说明,感染此类肝炎的儿童并非在正常条件下接触到类似腺病毒的常见病毒。

  此类肝炎的病因可能是腺病毒感染,也可能是新冠疫情期间,有些国家人口流动和正常社交等行为受限,儿童没有像往常那样接触到腺病毒或其他病毒。而现在大多数欧洲国家已经开放,孩子们回到了学校,也回到了幼儿园。突然之间,这些儿童忽然暴露在病毒之下,而且暴露的时间可能比正常情况下晚些。

  实际上,传播量增加的病毒有很多,而不仅仅是腺病毒,只不过英国报告的病例中,特别提到了腺病毒传播量增加。此外,腺病毒是在社区中传播的常见病毒,通常引起呼吸道感染、腹痛或结膜病,也不会导致健康的儿童出现诸如肝炎这样严重的症状。

  新京报:日本科学家提出,不明病因肝炎或与新冠变种奥密克戎相关。基于欧洲的病例情况,欧洲疾控中心怎么看?

  埃里卡·达菲尔:目前存在多种病因可能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假设。有假设称,儿童出现不明病因肝炎是感染新冠变种所致,但我认为这不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也有假设称,儿童在感染不明病因肝炎之前感染了新冠病毒,改变了儿童在感染腺病毒后的正常反应,致使儿童出现更严重症状。还有假设称,此类肝炎病例同时感染新冠病毒和腺病毒,而这种双重感染导致肝炎症状不同寻常。

  目前,新冠病毒已经广泛传播,并且还在继续传播,许多儿童也已感染了新冠病毒。基于欧洲的肝炎病例信息,一些病例出现此类肝炎感染症状时确实感染了新冠病毒,且近四分之三的病例此前感染过新冠病毒。

  欧洲疾控中心也调查了不明病因肝炎病例是否已经接种新冠疫苗。实际上,大多数不明病因肝炎病例为5岁以下儿童,由于年纪太小,还未接种过新冠疫苗。

  但目前各国报告的病例数据仍十分有限,欧洲疾控中心需要更多证据才能最终确定新冠与不明病因肝炎是否有联系。

  埃里卡·达菲尔:现阶段不能判定此类肝炎是否会成为又一种大流行病。目前仍处于发现不明病因肝炎病例的早期阶段,我们也在努力了解确诊病例数量及其严重程度。在明确病因之前,我认为很难说不明病因肝炎会成为另一次大流行病。

  埃里卡·达菲尔:目前病例的检测信息尚不完整,这也是欧洲疾控中心鼓励各国对报告病例进行系统检测、并提供相关指导的原因,这意味着各国需观察病例的血液、粪便、呼吸标本,并在不同的时间点进行测试。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报告病例,欧洲疾控中心需要综合所有病例信息,以期了解全貌、明确病因。

  新京报:欧洲疾控中心的一份风险评估显示,不明病因肝炎构成需要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得出该评估结论的依据是什么?

  埃里卡·达菲尔:不明病因肝炎之所以构成需要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有如下几个原因:

  多国报告的此类不明病因肝炎病例正在增加,但其病因仍无法确定;我们面临的是一种未知的肝炎,但它已波及儿童,并且对一些儿童的影响尤其严重;欧洲疾控中心需了解病例情况及其病因,以便尽可能地支持各国制定任何必要的防控措施,并为已感染此类肝炎的儿童提供治疗方案。

  埃里卡·达菲尔:基于欧洲的病例情况,目前很难形容不明病因肝炎的传播趋势。我们还需了解,不明病因肝炎病例数量的异常增加,是各国在报告相关病例后提高了警戒的原因,还是病例实际增加的反映。从英国的数据和流行病学曲线看,病例数量确有增加,似乎还可能继续增加。但由于报告时间会有延迟,现在得出这个结论可能为时过早。

  一直以来,欧洲疾控中心与欧洲各国密切合作,收集有关病例信息,开展流行病学调查活动,并收集欧洲以外地区的信息。

  欧洲疾控中心还鼓励实验室进行病毒分型,并通过宏基因组学和全基因组测序进一步分析病毒。基于目前掌握的信息,现在有一个主要假设是,存在导致感染腺病毒的儿童症状更为严重的辅助因子。

  要强调的是,这是一个基于有限信息的假设,我们还需探讨更多其他假设,比如其他感染原因、环境因素等。随着调查研究工作不断推进,更多信息将浮出水面。

  埃里卡·达菲尔:现阶段很难完全清楚预防不明病因肝炎的具体措施,但可以提供一般性建议,如打喷嚏或咳嗽时捂住口鼻、生病尽量居家避免传染他人。对于收治不明病因肝炎病例的医院,显然需要采取更具体的防控措施。

本文采摘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cwdjk.com/tuiguang/131.html